爱舒书屋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舒书屋 > 都市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805、勒福特王水

我就是超级警察 805、勒福特王水

作者:李氏唐朝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6-30 14:35:17 来源:快眼看书

“跨学科团队?”卢薇薇愣了愣神,不由分说道:“听名字感觉好厉害的样子,是不是不光有法医,还可以有其他警种和其他职业的人员一起参与?”

刘法医微微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因为我们江南市,在硅藻检测这方面,还是需要加强培训的,不然高川枫也就不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呃。”忽然感觉自己躺中枪,高川枫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顾晨却是微微皱眉,试探的说道:“要组建这样一支跨学科团队,那必须要抽调骨干力量,团队成员肯定少不了要有学法医的,有学材料学的,有学化学的,有学生物的。”

“对,你说的非常对。”刘法医完全赞成顾晨的意见,也是不由分说道:

“有了这个跨学科团队,接下来,就是要重点攻克3个难题。”

王警官不是很明白,求教着问道:“刘法医,能具体些吗?哪三个难题。”

完成手上的阶段性检测后,刘法医回头说道:“首先就是要消解组织,保留硅藻的外壳。”

“其次,需要把硅藻富集起来,第三就是过程防污染。”

见众人低头思考,刘法医又道:“这些看似简单的步骤,其实要是在过程中操作不当,也是会出现很多问题的。”

“就比如对于硅藻检测技术,这种研究并非刚起步,早在2003年,有关团队就购进了一台电子显微镜,用于溺死尸体中异形颗粒物的研究。”

“他们利用尸体中的异物来判断死亡原因及地点,实验过程中,这些法医惊喜地发现,硅藻的实际应用效果更好,但也有缺陷。”

“师傅,优点你就别说了,还是说说缺点吧。”法医助理高川枫也是有些迫不及待。

刘法医瞥了他一眼,道:“如果说是缺点,那就是操作缺陷了。”

“操作缺陷?”高川枫一呆,赶紧皱皱眉问道:“具体是指哪方面?”

“在实际操作中,对于硅藻的检验技术效果,可能会不尽如人意。”顾晨接话说。

刘法医微微点头:“没错,我说的操作缺陷就是指这个,因为效果是相对的。”

卢薇薇若有所思,也是追问刘法医道:“按是为什么,原因何在?”

“这个……”刘法医刚想开口,却是瞥了眼身边的顾晨,于是直接问顾晨道:“这个问题,顾晨,你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是污染问题。”顾晨直接接话道:“污染是个大问题,还有就是检出率低,三是形成不了标准。”

刘法医微微一笑:“顾晨,你继续说下去。”

“是。”顾晨默默点头,也是在短暂沉默了几秒后,这才跟大家解释道:

“可能对于这种检测,有名的老师傅能做出来,但他做可以,别人做不行,也就是说没有重复性。”

“但是没有重复性的东西,只能叫经验,而不能叫科学。”

“说的太好了。”刘法医非常赞同顾晨的看法,也是不由分说道:“就拿我自己来说吧,可能对于检测来说,凭借我自己丰富的检测经验,或许可以成功。”

“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交给高川枫,还有其他助理去做。”

“他们在经验方面,那肯定是不如我的,经验不足导致的后果就是检测不理想,达不到准确效果。”

“所以这也就是顾晨所说的,没有重复性的东西,只能叫经验,而不能叫科学。”

“可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我们也走了不少弯路。”

“对。”顾晨也是感同身受,微微点头,道:“多年来,其实找硅藻最传统的方法……是从尸体中提取组织标本。”

“提取之后,再使用混合酸消解组织,再进行离心、分离等一系列程序,最后提取制作成载玻片。”

“但是结束之后,还要使用光学显微镜进行观察,最后才能从中寻找硅藻的踪迹。”

顿了顿,顾晨又道:“可是这样一种传统的提取方式,存在很多的问题。”

“因为传统的强酸消解法是敞开式的,消解过程中……存在强酸喷出灼伤人体的危险。”

“而且强酸与检材在消解过程中,释放出的二氧化氮和恶臭气体,容易污染环境。”

“还有这么多麻烦啊?”王警官压根听不懂顾晨在说些什么,毕竟这些已经超出自己的认知大纲了。

顾晨却是微微点头,继续说道:“没错,是挺麻烦的,这也是弊端。”

“而另外,传统消解一般需要重复多次离心后再制片观察,离心一次会损失约30%的硅藻,导致硅藻提取回收率低。”

“此外,传统光学显微镜放大倍数有限,依靠人工寻找、分析工作强度大,且对于微型硅藻,容易出现漏检,或者无法准确鉴定其种属的情况。”

“但是硅藻的特性,却决定了它仍是溺死诊断的‘金标准’,通过对硅藻的分析,不仅可以对死亡原因有更直接的判断,也可以指向可能的溺死地点。”

“对,顾晨说的很好。”已经完成下一步检测的刘法医,手中进行着着各种操作,背对着大家道:

“正是因为传统方式的检测……有很大弊端,所以攻坚克难改良技术才能凸显成效。”

“这点来说,羊城的同行们做的确实不错。”

“那么,如何才能对现有的硅藻检验手段进行升级改造,使之具备实用价值呢?”

“羊城的同行们,他们组建了一个由刑科所里的技术骨干组成的‘跨学科团队’,团队成员除了有学法医的,还有学材料学的,有学化学的,有学生物的。”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支多骨干人才的跨学科团队,才能在消解组织,保留硅藻的外壳,把硅藻富集起来,以及过程防污染上有所突破。”

回头看了眼众人,刘法医深呼一口气,淡笑着说道:“人家为了做实验研究,常常跟我们一样,将实验安排在夜里,安排在野外。”

“因为我们做溺死的研究,不能引起社会的过多关注,更不能影响大家的日常生活。”

“有时候他们会半夜到湖中做研究,最远到了海边,还调用环卫车,将湖水运回实验室做研究。”

“也正是因为有这种攻坚克难的精神,人家才经过逐项技术探索,将传统的强酸消解,到离心富集,到光镜检验法,一直升级为微波消解,到滤膜富集,到扫描电镜法。”

“如此一来,就能将处理硅藻的时间……缩短整整四分之三,而硅藻的阳性率,也从28%提升到97%,这可是一个质的飞跃。”

“没错。”顾晨微微一笑,继续补充刘法医的说辞:“其实使用微波消解的方法,代替传统的强酸消解,缩短了处理时间,降低了对于环境的污染,而且速度又快,消解效果又彻底。”

“而使用滤膜过滤,不仅代替了传统的离心处理,极大地提高了硅藻提取回收率。”

“而且这个滤膜上的滤孔直径,仅为0.45微米。”

看了眼众人,顾晨刻意提醒道:“各位请注意,是仅为0.45微米,这可是足以拦得下自然界中的硅藻。”

“而且使用电子显微镜,代替传统的光学显微镜。”

卢薇薇闻言默默点头,问顾晨:“我知道电子显微镜的检测效果要远高于传统光学显微镜。”

“但是顾师弟,你能不能给出一个具体的对比,让我们有更直观的理解。”

“咳咳。”面对卢薇薇的好奇,顾晨干咳两声,也是调整语气道:

“那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传统光镜检测,放大倍率仅为400倍左右,还需要人眼进行识别。”

“而电子显微镜则可以进行自动扫描,又快又准,容易实现自动化。”

“光就技术而已,两者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原来是这样,那岂不是更加简单准确?”卢薇薇右手板着左手手指道:“自动扫描,又快又准,容易实现自动化,那随便一个人也可以上手了。”

“对呀。”刘法医对着卢薇薇笑孜孜道:“可好巧不巧,我们实验室就有一台,所以检测起来并不复杂,关键是人家羊城的同行给我们铺好了道路。”

“是呀。”顾晨走到一台电子显微镜旁,也是不由分说道:

“我记得羊城的科研团队,对科学仪器和科学方法的一系列研究成效显著。”

“而且他们还在国际顶级法医学期刊上,发表了多篇论文,还连续多年被邀请参加国际法庭科学大会作学术报告。”

“此外,他们还收获了4项发明专利,3项实用新型专利。”

“嘿嘿。”刘法医闻言,也是羡慕不已道:“他们主要是有骨干力量组成的夸学科专业团队。”

“其实这个课题,我在多年前也立项研究的想法,可当时资历不高,又不太会人情世故,要想找这一支骨干跨学科团队成员,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而且就算我有跨学科团队成员,而且各个都是骨干,但是科研资金不到位的话,这项课题也很难有所作为。”

似乎是抱着遗憾,刘法医在听完顾晨夸赞羊城的同行后,也是深呼一口气,努力平复下心情。

大家似乎都感受到了刘法医的无奈,只能相互看看彼此,并不敢做声。

刘法医瞥了眼身后的众人,忽然噗嗤一笑自嘲着笑道:“其实要完成这种重大课题,不光是人才的投入,还需要资金的投入,软硬件设备的投入。”

“而且即便你组建了专业跨学科团队,也需要花费数年时间做反复论证研究,最终还不一定能取得成果。”

“所以,取得升级检测方案,不光是需要看团队的能力,有时候也得看上头的决心,看他们是否愿意高投入,将资源倾斜到科研项目上。”

“而科研项目,往往又是最费钱的,可比不上房地产倒买倒卖来钱快,也并不能很快出业绩。”

“如果上头主管领导有耐心还好,就怕领导更替,项目的后续自己会被砍掉用于其他支出。”

“反正啊,要立项一个科研项目,真的没那么简单。”

“虽然现在我已经不是当年的菜鸟新人,也有跟上头领导提出建议,并且能获得不少科研资金。”

“但是技术总是在不断革新,你当初不做,就会被更愿意做的人率先完成。”

“所以人家现在已经将这些课题给做了,而且还升级了检测方案,对新技术进行了广泛推广。”

“我们现在所用的这套检测方案,就是基于人家的成果上。”

“刘法医,你也别灰心啊。”见刘法医有些感慨,卢薇薇赶紧过来安慰道:

“即便硅藻检测项目,被人家率先出成果,但我们还可以在其他领域取得突破啊。”

“呵呵。”见卢薇薇如此天真,法医助理高川枫不由干笑两声,也是语带调侃的道:

“我说卢薇薇,你以为科研立项这么好操作?我就告诉你吧,这些年,这些所谓的精英同行们,可都没闲着。”

“凡是好操作,易于出成果的科研项目,基本都被人家做过了,现阶段要想再找一些新兴领域的科研项目,那可谓是难上加难。”

“没有几个像样的高标准实验室做基础,你去做给我看看?”

卢薇薇一呆,也是弱弱的道:“好吧好吧,我也就随便说说,搞科研这方面,我还真不在行,不过顾师弟倒是可以帮帮忙。”

顾晨闻言,也是默默点头:“没错,如果有什么用得上我顾晨的地方,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我还是愿意帮忙的,毕竟我也需要学习啊。”

“哈哈。”听着顾晨说自己也要学习,刘法医当场笑出声道:“也就你顾晨有这份热情,也不枉费我们市局技术科,每次都给你优先做检测。”

看着面前的电子显微镜,刘法医也是感慨道:“新的技术倒是有了,但是在当初,所需的设备成本过高,像微波和扫描电镜成本就很高,不是每个公安单位,尤其是基层单位能承担得起的。”

“所以说,为什么羊城的同行厉害呢,因为他们也帮我们想到了。”

“为此,他们还专门考虑过质优价廉的普及方案。”

“您是指……勒福特王水?”顾晨问。

刘法医狠狠点头:“对,就是勒福特王水,想不到你顾晨连这个也知道?”

“略懂一些,但也只是理解皮毛。”顾晨其实对这项技术比较了解,在一些科研杂志上,甚至还做过专门的读书笔记。

但是顾晨不会表现的太过清高,只是谦虚的表示自己知道些皮毛,将勒福特王水的解释权交还给刘法医。

刘法医也是顺势点头,不由分说道:“因为微波消解仪成本高,所以就发明了勒福特王水,也就是三份硝酸与一份盐酸的混合物消解法。”

“效果是优于传统强酸的消解,具有简单、高效、定性定量分析准确的特点,且成本低廉,操作简单,实用性也很强。”

看着自己面前的电子显微镜,刘法医又笑了:“电子显微镜的成本也很高啊,所以我们羊城的同行们,就想办法,让过滤的滤膜透明化,使得可以通过光学显微镜进行观察。”

“而且为了填补对于硅藻的研究空白,他们还收集了全国各地的水样,对其中硅藻成分进行观察、分类,将国内硅藻的研究系统化。”

“就这点来说,人家可是真拼啊,能拿到这么大荣誉,那是理所当然,我们也不用去嫉妒。”

“那倒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嘛。”卢薇薇也是随口一说,只感觉这种科研太繁琐,可不是一般科研团队可以操作的。

刘法医笑孜孜道:“羊城市刑科所研发的多联真空硅藻富集设备及耗材,都实现了产业转化,被公安部列入省级公安机关必配装备。”

“目前来说,羊城的刑科所,已举办培训班多次,也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同行前来参加学习,并协助多个省市建立了硅藻检验实验室。”

“不仅如此,还为全国检验了一系列的疑难案件,均得到明确结论,对案事件的定性、处置和诉讼发挥了关键作用。”

“而且人家最关键的是……无论是协助检验还是前来学习,他们都分文不收。”

“分文不收?”听到这里时,王警官也震惊了:“所以……这就是格局啊。”

“可不是嘛。”刘法医也是笑孜孜道:“人家能为大家解决问题,那是人家最开心的事情。”

“而且研发了这项技术后,粤省水中尸体信访案件,从过去每年十几宗到几宗,到现在近3年来都没有信访案件,这也是法医硅藻检验新方法产生的社会效益。”

“至于最近,他们在羊城那边,又要开一个培训班,帮助培训全国各地的检测人员,熟练掌握最新的硅藻检测技术。”

“我也准备挑选一支团队去参加,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